失去梦想变成大鲨鱼

另外一篇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楼下餐厅驻唱的姑娘不见了!
是因为真的一日一日地长高了吗?
我又好久没有来过了,
她一定比上回长得更高了。

但是现在唱歌的男孩,更高了!

不是姑娘的那种高,是小伙子的那种高,
高得黑压压的,背后的灯箱也剪出他黑压压的轮廓来;
高得颤抖着,跟随他吉他的弦一起颤抖着,随着乐曲,很不规律的,灯箱的影也颤抖着了;
高得酸,是那种你一定要向右举起一个哑铃的时候胳膊的酸,不是青绿色的酸,是暗紫色的酸,就像常放在都乐菠萝旁边的那些有棱角的苹果的那种暗紫色的酸,那种苹果,据说很少有人买。

很高很高,越来越高了,要扑过来了;
越来越紧密了,吉他弦震动得,震动得灯箱的影震动,轮廓像火,周围还亮的部分,瑟缩着;
扑过来了,正对着排在我的鼻梁上,酸,它逼近我的时候,棱角鲜明的,就像暗紫色的苹果,我从没见过这么高的苹果;
他是要站起来么,弹吉他难道不应该坐着,火舞动得密了,像积蓄着什么,坐下啊,抱住你的吉他,为什么要站———

高得黑压压的,
黑压压的,高得把我整个吞下去了。
我很兴奋,兴奋得很高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by:王晋。来源:QQ空间。
qq:1125016424。
是个有趣的人,会不会通过好友请求不清楚,应要求放在了这里。

是同学写的东西,非常喜欢,于是要了授权发了出来。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毕达哥拉斯说,万物皆数,
我今天在一条河旁散步,
他特别喜欢“7”这个数字,
他说那是机会,一切都在其中。
今天和我散步的是全宇宙第“3”糟糕的诗人。

她颈上挂着一串饰品,好像是某种彩色的石头,
刚好在两条锁骨之间,很漂亮,
我是说,很亮。
直接用眼睛去看的时候只能看到强白色的光圈,
要是眯一下眼睛,它还会变形,向四面拉出丝去。
我是看水里的倒影知道那是彩色的石头的,
水里边石头很清晰,但她的锁骨有点模糊了。

"哈莉小姐,假如我把这根钉子丢到这条河里,你说它会浮起来吗?"
“这个世界上充满奇迹,我们一定要试试。”,她很兴奋。
我也很兴奋。

钉子沉下去了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http://201132017.lofter.com/post/1d097dfe_12014b00 另外一篇。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by:王晋。来源:QQ空间。
qq:1125016424。
是个有趣的人,会不会通过好友请求不清楚,应要求放在了这里。

咖啡因


咖啡因已经变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了。依靠着咖啡的日子过了五年,大概已经成瘾了。也尝试过戒掉,但戒断反应太过于难过。混沌,困倦,思维不清晰。对于高中都是致命的。于是叹叹气,继续喝。

喝啊喝,从雀巢的三合一喝到了醇品。也试着喝些更高级的东西,但总觉得还是雀巢这种大众的东西最适合自己。又嫌黑咖酸苦。于是奶粉,砂糖一应俱全。

高三最疯狂,喝了大大小小不下五整罐的咖啡粉。后果就是高考后的暑假上午大半都在睡梦中度过。

大学了,瘾也小了。但是却突然爱上了红茶。

好嘛,又是咖啡因。

背着复习资料,喝着红茶,美滋滋。或者通宵,一杯接一杯的灌咖啡。但总归还是应该有度的。恶心感提示我摄入了过多的咖啡因,却总想惯性的给自己准备下一杯。

通宵没有了咖啡,乐趣也少了一半。但寝室总归是要断电的,就也不敢再轻易的喝最后一杯咖啡。


好多地方都下雪了。

令人遗憾,今年的东北反而异常的暖和,气温高得让人怀疑,同样,也几乎没有雪。

期末因为复习,也挣扎着早起。但其实也并不是很早。六点钟挣扎的离开温暖的被窝,天还没亮,路灯沉默地照在窗户上。

于是,就想有一个下雪的早上。早早起床,外面一片莹白,温暖的橘黄色氤氲在雪地上。还没有人出门,雪也就格外的平整。然后洗漱,换衣服,下楼吃早饭,看天空一点一点亮起来,看雪晶莹的闪着光。松软的,或颗粒的,在朝阳下一点一点明亮,清晨也显得更美好。

或者单纯地躺在床上,看外面正在飘雪的样子。大雪,最好。灯是暗的,鹅毛大雪纷纷洒洒,被路灯染成橘色,显得也不那么的令人寒冷。裹在被里,温暖舒适的,看雪变大,变小,纷纷扬扬地撒,然后看天变得透亮。从黑,变成雾蒙蒙的灰,然后隐隐地透出一点蓝。再然后,远处楼的边缘被镀上了一层金,亮堂堂。雪最好是不要停,看人们匆匆踩出的脚印又被覆盖,看寸步难行的车,看一瞬白头的人。都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,羽绒服,帽子,围巾,口罩,手套。低着头,用靴子趟开厚厚的雪,再时不时地找块空地磕磕鞋。偶尔也会有人踩在冰上,在街头跳舞,但还是会摔倒。淘气的孩子一路滑着前行。快,省力气,摔倒了也只是拍拍雪继续。

冬天,多好。在寒冷的街头哈出一口气,看着热腾腾的烤地瓜。谁能在冬天抵抗烤地瓜的诱惑呢。刚买来还太烫,那就捂在手里。或者吃一根冰糖葫芦,看糖被风吹的坚硬,红的山楂,晶亮的糖。或者吃雪糕,端着甜筒或者圣代在街上游荡,看着街上成箱卖的雪糕,也忍不住买十几根回家。

出门穿的厚重,要温度不要风度,恨不能把自己裹成毛茸茸的熊。毛茸茸的可爱外套,短裙过膝袜厚实连裤袜一概不考虑,一寸皮肤都不留给刀刮的风。回到家却火速的换回睡裙短袖短裤,左手冰棍右手扇子恨不得把窗户打开让寒风解救你。加湿器一刻不能停,两层的窗户从来没有都关上过。就是这样,也恨不得让所有南方人都知道北方暖气的好。

滚烫的暖气片,或者是温暖熨帖的地板,衣服从来不担心干不了,着急穿就扔在暖气片或者地板上烤的热热乎乎的,出门前穿上,寒风都不那么可怕了。或者温暖的去打雪仗,堆雪人。手套是一定要摘掉的,这样的雪团才够紧实。群起而上把人埋进雪地,或是趁人不备扬起一把蓬松的雪塞进别人后领,再或者把冰凉毫无知觉的手放到别人的脖子上。直到鞋子湿透,手套结了一层冰,再回到温暖的室内,感觉手又逐渐灼热刺痛恢复知觉。抖着衣服里的雪,把鞋和手套拿去烤,把脚踩在地板上最暖和的地方。

然后看雾凇。也不是年年都会有。一夜之间树枝上都挂了一层霜,各式各样,一直都不相同。再或者玩窗户上结的霜花,用手指融化成一片一片的,在玻璃上滑动。

还有冰雪世界,冰滑梯雪滑梯,一群大爷高难度的滑着冰,冰橇滴溜溜的转,冰陀螺的鞭子噼啪响。冷了就往旁边的屋子一钻,要杯香飘飘要根烤肠,跺跺脚,搓搓手,缓一缓鼻尖和耳朵,然后再杀进风里。

多好。

只可惜,今年的冬天,没有雪。

期末复习的时候什么都比资料有趣。摸了一个小时的鱼,想来想去还是发在Lofter上了。随笔太私密,不想让我认识的然看见,但写出来的东西还是想发表,想让人看见,想受到评价,好的坏的。